政策宣傳 >> 返回 您當前所在位置:首頁 > 行業動態 > 政策宣傳 > 正文

是時候啟動家政服務業立法了

更新時間:2017-12-06 16:26:45點擊次數:345次字號:T|T

多位專家近日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指出,家政服務業存在主管部門不明確,企業服務標準不規范,職業培訓缺乏系統性和專業性,服務質量難以保障等問題。對此,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法學院教授蘇號朋建議,有關部門應盡快制定相關法律法規,明確政府、家政企業、雇主和家政服務員的法律地位和責任義務。

 

誠信缺失、職業化不足等負面信息的曝光,將正在蓬勃發展的家政服務業的亂象暴露出來,這一現象也在今年兩會期間引起了代表委員的關注。

 

“我們是孩子的姥姥幫忙帶,為什么沒選擇家政公司?因為看到太多家政公司的負面新聞,覺得不放心。”全國人大代表買世蕊坦言,自己不放心選擇家政服務人員來照看孩子。

 

“總得有個標準,你請的保姆有沒有健康證、是否經過培訓,人怎么樣、有沒有愛心?不能光看她會的知識,這個人愛心要不足,就不能干這個,至少從道德上先規范。”全國政協委員孫豐源有著同樣的擔心。

 

全國人大代表卓長立在調研后發現,由于目前家政行業沒有建立相應的誠信記錄平臺,失信行為仍然存在。她總結認為其根源在于缺失行業誠信規范,缺少行業聯網誠信記錄平臺,對從業人員沒有相應的誠信記錄,對從業人員缺乏誠信判斷和評估。

 

代表委員在兩會上的熱議,也是公眾的關注所在。

 

“現在優質保姆‘一工難求’,我都使出了‘洪荒之力’,也沒能找到合適的。”王強語帶玩笑地告訴《法制日報》記者,他想給獨居的82歲老父親找一個住家保姆,前前后后找了十幾個,但是,要么不勝任工作,要么價錢不合適,來了又走,走了再繼續找,待的時間最短的只有半天。

 

當下,家政服務行業在人們眼里不再陌生,請家政服務員照顧病患、老人、產婦和兒童的家庭也不在少數,春節后大批保姆涌入城市,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城市“保姆荒”,但是龐大的勞務市場催生了各種問題,如家政公司管理制度混亂、家政服務員存在供不應求和供不適求等。

 

多位專家近日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指出,家政服務業存在主管部門不明確,企業服務標準不規范,職業培訓缺乏系統性和專業性,服務質量難以保障等問題。對此,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法學院教授蘇號朋建議,有關部門應盡快制定相關法律法規,明確政府、家政企業、雇主和家政服務員的法律地位和責任義務。

 

從業人員供不適求

 

數據顯示,截至2015年底,我國60歲以上的老年人已達2.2億人,占總人口的16%左右,同時,隨著二孩政策的放開,許多家庭面臨“養老”與“育小”的雙重壓力,促使更多有能力的家庭借助家政服務來解決家務過重的負擔。

 

目前以家政業為主的家庭服務企業和網點近50萬家,從業人員達2000萬人,但仍供不應求,缺口達40%左右,供不應求的結果造成了家政行業的薪資一路上漲。

 

據相關數據統計,北京上海、廣州、深圳一線城市居家保姆平均月薪達6000元,月嫂、母嬰護理等崗位的月薪超過8000元,一些具有職業技能的“金牌保姆”月薪甚至達到兩三萬元。

 

一系列的統計數據,讓家政行業的缺口現狀更加形象地擺在了公眾面前。

 

然而,家政服務員虐童、虐待老年人、“毒保姆”等事件,也暴露出了家政服務業亂象叢生的一面。

 

在專家看來,家政服務業的良莠不齊,主要受限于家政服務員的素質不齊和家政公司管理水平不高。

 

“家政服務員大多來自農村地區,自身素質不高且文化程度較低,不少人未接受過任何職業道德、專業技能培訓。”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副研究員支振鋒說。

 

據有關部門調查顯示,家政服務員90%為進城務工婦女,初中以下文化程度占60%,17%的人“從未參加過培訓”,63%的被調查者“只接受過一次培訓”,受調查的從業人員持證上崗率不足10%。

 

在蘇號朋看來,在巨大的市場需求面前,我國家政服務企業整體上呈現出小而散、管理混亂的特征。由于注冊成本低、手續簡單等原因,使得家政行業準入門檻變得很低,面對巨大的市場需求,大量商家涌入的直接后果,就是家政服務公司專業水平和管理水平上的參差不齊,相當多的家政公司管理方式粗放,往往僅起到中間介紹作用,欠缺對從業人員的專業技能培訓。

 

“市場用工量需求越來越大,勞動資源卻越來越短缺,尤其是之前進城務工的農民在脫貧之后,不愿再出來打工,供需矛盾越來越尖銳。”支振鋒指出。

 

“供不應求及供不適求的現象都十分嚴重,雇傭雙方滿意率較低,本應為朝陽產業的行業發展受到了諸多限制,整個行業到了不得不管的地步。”中華女子學院法律系教授劉明輝指出。

 

行業立法急需提速

 

針對家政服務市場亂象,國家標準委批準出臺的《家政服務母嬰生活護理服務質量規范》《家政服務機構等級劃分及評定》兩項國家標準,于去年2月1日起開始施行。

 

但在專家看來,這兩項標準的施行效果并不理想。

 

“這兩項‘國標’只是行業標準,不屬于法律的范疇,在實施上也并不具有法律強制性,因此效果也大打折扣。”蘇號朋指出。

 

“與此同時,現行法律法規又多有不適。比如,同樣都是勞動,但家政服務員很多情況無法完全按照現行勞動法規定的標準落實。”蘇號朋說。

 

根據勞動法第三十六條和國務院《關于職工工作時間的規定》的有關規定,我國現行的標準工時制度是勞動者每日工作時間不超過8小時,平均每周工作時間不超過40小時。

 

“由于家政服務工作本身的特殊性,在工作時間、勞動報酬、休假等方面存在很多有別于一般行業的地方,完全適用勞動法的一般規定是不合理的。”蘇號朋認為。

 

對此,劉明輝建議將立法“反著定”,比如勞動法規定正常工作時間是8小時,劉明輝就建議其休息時間不少于8小時,這樣就能保證家政服務員的基本底線。

 

“再比如,勞動法里解除合同要提前30天通知,但是家政服務員與雇主之間的關系一旦惡化,可能急需解除雇傭關系。”所以,劉明輝認為,應靈活執行作一些變通,比如離職可提前7天提出,還有一部分情況可以立即解除雇傭關系,比如虐待、傷害、偷盜行為等。

 

在劉明輝看來,現在市場中介費收得很亂,部分家政公司收取30%的中介費,高的可以收到40%。“據我們調研了解到,大部分的家政服務員認為,收取中介費在20%或以下比較能接受,所以建議在中介費收取上也規定上限,防止出現亂收費現象。”劉明輝說。

 

劉明輝指出,相關部門必須加速行業立法,規范家政市場,現在當務之急是把家政服務業中幾個重點的領域先管起來,比如將準入機制、鑒定機構、監管部門、人身安全、社保、投訴機制等方面理清楚,并做到有法可依。

 

“只有將這些重點和基本的需求保障好了,才能有效遏制家政亂象的不斷蔓延,也才能為我國家政服務業的真正發展壯大打下穩定基礎。”劉明輝說。

 

明確主管部門權責

 

在蘇號朋看來,目前家政服務行業存在多部門管理現象,家政服務業協會的業務指導部門也不一致,很多從業人員對此十分迷茫,有問題不知向什么部門反映。

 

“家政服務業在我國作為服務行業,一直以來是歸商務部主管,商務部相對于其他相關部門而言,已經出臺了諸多家庭服務行業的部門規章制度、行業標準和政策指導意見等。”蘇號朋說。

 

商務部已出臺的法規標準包括《家庭服務業管理暫行辦法》《商務部關于“十二五”時期促進家庭服務業發展的指導意見》《家政服務合同范本》等。

 

但也有不少人認為,應由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部來主管。

 

2009年,國務院辦公廳曾指定由人社部牽頭,國家發展改革委、民政部、財政部、商務部等8個部委共同建立發展家庭服務業促進就業部際聯席會議。

 

“這個會議的牽頭方是人社部,且現階段對于員工管理方面屬于人社部的職責。而對于市場管理、行業管理、服務規范方面則由工商總局負責監管,比如虛假廣告、亂收費、資質證書等,現在兩個部門都有一部分管理權。”劉明輝說。

 

劉明輝認為,可以由兩個部門聯合管理,指定一個主管一個協管。

 

對此,蘇號朋認為,基于現在的發展情況,建議業務主管部門明確為商務部:一方面,除了商務部出臺了不少規章制度外,各地商委會還在家庭服務業行政監管中起領頭作用,如2016年上海市商委會牽頭人社部門等共同出臺了《關于本市加強家政服務業管理體系建設的實施意見》。

 

另一方面,商務部于2014年建立了家政服務監測系統,通過各地家政服務監測系統,整合家政服務資源,建設了監測管理系統,對已建設的家政服務網絡中心運營情況、培育家政服務企業運營情況、培訓的家政服務員等情況進行監測。

 

劉明輝認為,最好由國務院出臺一部家庭服務業方面的法律法規,明確主管單位和監管部門,從政出一門、多部門形成合力上推動家政服務業發展,促進主管部門能更好地從產業規劃角度,加強行業監管權威和力度。

 

盡快建立準入機制

 

早在2000年,我國就將“家政服務員”規定為正式職業,納入國家職業資格證書制度管理。如《家政服務母嬰生活護理服務質量規范》將母嬰生活護理服務分為共六級,其中一星級為最低等級,金牌級為最高等級。對于不同等級的母嬰生活護理員所對應不同的技能要求,如“提供金牌服務的母嬰生活護理員,必須具有從事五星級母嬰生活護理服務的經驗,經過相應的培訓、考核合格,并取得高級家政服務員、高級育嬰師、中級營養配餐員資格證書(或同等級的相關資格證書)等。”

 

然而,十余年過去了,整個家政服務業的職業化程度與社會期待仍然相距甚遠,行業準入門檻低、經過系統培訓的高素質家政服務員稀少等問題仍然突出。

 

以家政服務行業中有代表性的月嫂為例,據記者了解,一些月嫂機構和家政公司片面夸大月嫂服務的專業性,家政公司不少人都自稱為“金牌”月嫂,然而,這些所謂的“金牌”月嫂在母嬰護理方面不僅未經過專業培訓,甚至連一些必備的證書也不齊全。

 

而即使是培訓過的月嫂,大多也是由家政公司自己培訓的,記者專門走訪多家家政公司了解到,不少家政公司招收月嫂,報名后由公司安排進行為期兩個星期的培訓,并由公司安排參加考試,幾乎所有參加考試的人都能順利通過考核并拿到證書。

 

“很多家政公司為了占領市場,證書考核只要交錢就能通過,家政服務員是否真正掌握技能并勝任工作,家政公司并不關心,所以這些證書的含金量不高,顯然違背了執業資格考試的意義。”劉明輝指出。

 

“目前家政公司既搞培訓又輸出人員,很容易出現監管空白,讓不法分子鉆了空子。”劉明輝建議,職業培訓和人員輸出應分開,家政服務員最好由有資質的教育機構來培訓和考核,考核應更加正規和嚴格,人員輸出由家政公司統一管理,互不交叉也不影響。

劉明輝還指出,有證書并不代表真正合格,家政服務員還需有責任心和動手能力。

 

“因此,建議盡快建立準入機制,提高家政企業和服務人員的準入門檻,開展有針對性的培訓,培訓內容可以有所側重,既要有理論考核也要有實踐技能考核,并定期進行復查更新考核內容。”劉明輝說。

“對于大家較關心的衛生證,也存在濫開虛假證明的情況。”劉明輝指出,應提高醫院門檻,規定相應等級的醫院才有資格開證明,每年組織家政服務人員進行健康查體,并將責任落實到個人,防止走過場的情況發生。

 

(編輯:xxjtfwy)
聯系我們

新鄉市家庭服務業協會

聯系人:陳秘書長

手機:18790511221

電話:0373-2622251

地址:新鄉市西華大道382號

聯系我們

河南省新鄉市西華大道382號(點擊查看地圖)

18790511221(服務時間:24小時全天在線)

286525432@qq.com(郵件發送地址)

咨詢熱線

新鄉市家庭服務業協會
聯系人:陳秘書長
聯系電話:0373-2622251
聯系手機:18790511221

在线菠菜手机版 基隆市| 安陆市| 林西县| 兴化市| 清新县| 青铜峡市| 德化县| 靖远县| 蚌埠市| 南华县| 年辖:市辖区| 衡南县| 玉树县| 南华县| 福鼎市| 武陟县| 密云县| 浮山县| 福鼎市| 宾阳县| 旬邑县| 祥云县| 铜梁县| 拜城县| 纳雍县| 宁德市| 新巴尔虎右旗| 博白县| 佛坪县| 建宁县| 宝清县| 孝义市| 新河县| 上饶县| 武汉市| 睢宁县| 客服| 义马市|